萌萌哒舰长

【带卡】文艺男青年可以拯救世界(1)

新长篇,卡卡西生日贺文,我家卡宝贝永远20岁!

卡卡西的灵魂在要成佛升天忘记世间一切的时候忽然消失了,已经成为地狱神官的带土为了不让他成为厉鬼到凡间找到了俩人的转世,已经成为没羞没臊一对的鹿惊和带人帮忙找到卡卡西,总之就是一个转世为前世送助攻,最后帮他们成佛的故事。



正文


带人老师是个传统的好男人,具体体现为不祸害小女孩,会帮老奶奶拎东西,以及关爱自己家里白化病的小情儿。

在遇见他的小情儿之前,带人的生活格外舒服,当然遇见以后更舒适了,虽然舒适的内容具体却不可描述。他总是穿着深绿色的和服在自家的大宅子里晃荡,拿着昭和时代常见的毛笔思考着


下一部小说的剧情。带人老师是文坛著名的有才华的怪胎,他喜欢穿着过时的老旧和服,喜欢逛历史悠久的刨冰店和丸子店,喜欢写历史小说,喜欢美化历史上木业改革时期的中坚领袖旗木卡卡西,喜欢拖稿,活得格外悠哉。

但是一切悠哉都因为他的小情儿的出现而改变了,用带人老师的话来说他的小情儿就是“照进他死水一般生活的一道银白的光”,让他应接不暇的同时感到了生命的欢愉与喜悦。在带人老师抒情的时候蝎坐在他的对面,蝎是搞技术的,他看不懂带人那文艺又带点忧伤,占尽了浪漫主义风流的诗句,他只是觉得一脸淫笑的带人像一个变态。

带人继续传教:“鹿惊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和卡卡西媲美的人,他们一样的纯洁,一样的温柔,他们是天使,是这个肮脏龌龊的世界最后存在的理由!”

蝎吃着带人买的刨冰翻了一个白眼:“把自己对象和死了几百年的人相比,你还真是无聊。”

“你不懂!”带人老师低下头,有点纯情地扭动身体,“那种相似的气质,鹿惊一定是卡卡西的转世!唯有卡卡西的灵魂才能出落得如此清新脱俗。”

“那你是谁?宇智波带土的转世?看你那个神经病的样子倒是很像他······”

“别和我提那个人渣!”带人愤愤地锤了一下桌子,“要不是那个人渣,卡卡西就不会孤独终老!也不会那么痛苦!到了要死了还把卡卡西推到火影的位置!让他活得那么累!这个人渣!败类!”一边说着,带人怒气冲冲地开始收拾包。

“所以你收拾包是要干嘛?找带土干架?”

“接鹿惊,他今天在动物园有三场演出,现在快散场了。我跟你讲啊,我家鹿惊真是好看啊~全身白白的,那个驯兽师的衣服衬得他特别漂亮。我看过他们那些个同事穿他那衣服,俗!真俗!全都俗不可耐!就像个小丑!就我家鹿惊,气质好,穿出来就像小王子一样,漂亮得我恨不得上了他!”

“······您还是赶紧接人去吧。”


带人老师有个性,不喜欢开车,年轻时候热爱飙车,人称“神无毗车神”,现在快三十岁反而返璞归真,去哪里能走路尽量不坐车,好像要用双脚丈量火之国每一寸土地。他一如既往地踩着木屐走在安静的巷子里。他知道鹿惊喜欢吃咸烤的秋刀鱼,但是这个季节的秋刀鱼都不太新鲜,吃多了会犯恶心,带人老师是谁啊?他的小情儿能受一点点委屈吗?当然不行!所以带人没有买秋刀鱼,他在一家口碑绝佳的店里买了刚刚炸好的鱼丸——那种又嫩又弹的小零嘴来讨好他的鹿惊。带人老师毫无羞耻感地挤在一大堆的女高中生中间排着队等着刚刚出锅的滋啦滋啦冒着


油泡的金色鱼丸,身后两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撇着带人讲起了悄悄话:“樱,前面那个人有点帅哎~”

“我觉得没有佐助君好看耶,但是和服真的有加分啊,感觉气质好好。”

带人没兴趣听了,他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些在油锅里翻腾的可怜丸子上:虽然下油锅什么的看起来很可怜,但是能被鹿惊含到嘴里的话也算是值得的呀。薄薄的嘴唇,苍白里透着一点点水润的红,看上去有点过于单薄,但是只有咬过才知道那种软糯的口感一点不输给那些有着性感红嘴唇的女人。传统的美人的唇不就应该那样吗?看上去薄情又冷感,只有品尝起来才知道里面既甜腻又辛辣,这么一想做一颗鱼丸还真是幸福呢~

“哇,樱,你看那个人露出了好奇怪的笑容。有点像一个变态啊,可惜了一张帅脸。”

买好了鱼丸之后,带人慢悠悠地继续向着动物园走——带人老师就是这么自在,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写作中。

看门的大叔看到带人朝他招招手:“哟,带人老师,又来接鹿惊吗?我看着表演场子那边似乎还有一会的样子,您去后台等他吧。”

“哎,那我去后台了。”带人朝着看门的大叔点点头,踩着那双变形的木屐慢悠悠地晃到了后台,几个正在候场的驯兽师看到他都打了个招呼,带人随意地摆摆手,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透过门帘的缝隙正好可以看见一个穿着紫色丝绒西装的修长身影站在聚光灯下:我家鹿惊就是漂亮,背影都这么美!带人老师很满意地想。

过不多一会,鹿惊牵着帕克走到了后台,刚刚取下头上的帽子就看见带人坐在一个小木凳子上乖巧地看着他:“带人你来了啊。”

“我给你带了油炸的鱼丸,待会吃完收拾一下一起回家。”

鹿惊听了以后眯起眼睛笑了,月牙一样的眼睛里盛满了星星点点的碎光:“行呀,正好我有一点饿了。”鹿惊不问带人为啥大老远送过来一盒快凉了的鱼丸,也不笑带人这种拙劣的想要一起回家的小手段。鹿惊聪明得很,驯兽驯久了驯人也有一套,鹿惊知道怎么舒舒服服享受带人的爱并且让他也开心,鹿惊早过了会害羞掩饰的年纪。

接过带人手里的小纸盒,鹿惊坐到他边上吃了起来,就像带人想象的一样,薄薄的嘴唇张开圈住了还留有一点余热的鱼丸,洁白的牙齿咬开金色的表皮露出白嫩的鱼肉,浅色的嘴唇上沾了一圈发亮的油光,那闪着光的嘴唇微微张开,一缕缕热气从里面吐了出来:“在哪里买的?好吃耶。”

带人老师有点蠢蠢欲动了,带人老师想做一颗鱼丸。

他抓着手感粗糙的劣质仿丝绒布料把驯兽师扯到自己怀里,张开嘴去咬沾了油的嘴唇。鹿惊四下瞥了几眼,唯一还在后台的驯兽师正好背对着他们,于是就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软软地靠在带人怀里接受着横冲直撞的舌头,鼻子里发出几声满足的闷哼:“带人,别闹。”

也许和动物呆久了,带人觉得最近自己开始带人老师看着那双微微眯起尾稍带着点胭脂色的眼睛,盯着因为接吻泛着不正常潮红的嘴唇,感觉自己有一种原地起飞的冲动。他听着幕布后的掌声,知道是要谢幕了,其他驯兽师也要过来了,只好泄愤一样咬了一口鹿惊的嘴唇:“你给我回家等着。”

鹿惊拿鼻尖蹭蹭带人的鼻尖,像是小动物之间的亲昵与讨好:“我好害怕啊,带人老师。”

两个人相互看着笑了起来,抬起头看回舞台却几乎同时愣住了,一个成年男人裸着上半身漂浮在半空中,舞台上的光直接透过他一半肉色一般灰色的上半身照在鹿惊脸上,他的半张脸有着和带人相似的清秀轮廓,另外半张脸则如同粗糙的山崖一般看不出人的脸部应有的柔和轮廓。现在那个男人飘在半空中,一头灰色的短发在头上炸开,他的手直直地抵在带人的鼻尖,表情已经出离愤怒了:“你这个混蛋!垃圾!你在对卡卡西的转世做什么啊!”





评论(11)

热度(124)